然而,随着Kanye West停摆、Virgil Abloh离世等一系列意见领袖的退场,而过往消费群体的中坚力量经历时间后难逃换血宿命,球鞋市场这个供需游戏命中注定般的降维,品牌与领袖们在寻求讲述一个崭新的故事——因为老套的模板被淘汰终将是板上钉钉,继续重复无非饮鸩止渴,我们只能等待下一个现象级领袖诞生或回归、下一个现象级创意被孕育、下一个现象级的机制被证明可行。

 

Kanye West

身陷纷扰后沉浸在日本假期生活的Kanye West,享受着adidas带回YEEZY商品补货后自己所获得的15%抽成利润、约8500万美元的分红,将事业重心再次转移到了球鞋创作中,先是以古罗马凉鞋为灵感、被网友笑称“千万别让Kanye看到这个”后毅然决然仿效的Sample版全黑洞洞鞋;

 

 

 

via Google

这也与前不久其在东京会见Crocs洞洞鞋的创造者Salehe Bembury的新闻遥相呼应。

 

Salehe Bembury与Kanye West

后有在与adidas分家后的首款鞋型AQUA50问世,整体大致采用一体成型与薄底设计,外观与adidas时期的YEEZY KNIT RNR的轮廓相似,事实上,近年来Kanye在设计为成品及上脚预热的鞋款选择中,已经不断强调其对于忽视中底、鞋袜一体、去球鞋化的理念。

 

AQUA50

在数月前,Kanye名下的Mascotte Holdings公司申请了“YZY SOCK SHOES”商标,并在“商品与服务”一栏中标注“Socks;Socks with leather soles”,即“袜面搭配皮革鞋底”;

 

via Google

之后又有预热《Utopia》期间、也在后续专辑发布中毫不掩盖对Kanye崇高敬意的Travis Scott上脚,这双鞋的市售或许也指日可待。

 

 

 

 

Travis Scott

Kanye West被屡次证明了他之于时代的遥遥领先,但总体而言,古罗马凉鞋、AQUA50与袜子鞋呈现出的薄底与去球鞋化确实是当下值得摸索的一条行业前景道路,在鞋款设计上利用配件、涂鸦、解构主义的拼接等设计语言做加法已经被挤出了主流讨论范围,取而代之的是“如何把球鞋做得不像一双球鞋”的命题,不仅是Kanye West这样当之无愧的引领者,一众位于头部的时装品牌也在追随。

 

 

Kanye West

这一逻辑即使反向证明也依旧成立:在过去所谓的球鞋蓝海时期内,乍一看百花齐放,事实上这个行业的发展几乎只依靠最有潮流话语权的那么几个人,以他们为中心点扩散出一个庞大的社交圈层网络,从而催生了大众印象中的“吃老本”、“炒冷饭”,因为强如Nike、adidas等头部大众运动品牌的球鞋设计也只能局限在固定框架以内,久而久之就成为了经典鞋型变换配色、配件、图案等无意义的重复操作。

尽管adidas在重新补货YEEZY并开售后,当日成交约400万件订单的数据依旧能反馈出球鞋市场的热度,但这终归是仰仗于Kanye West过去十年稳定的创意输出与影响力,除去这一点,如今的球鞋市场依旧缺少一个清晰的标杆。

 

 

adidas

更不消说,球鞋蓝海期遭遇了潮流时尚史无前例的疫情因素,在此之前,从没有过一种不可抗力真正意义上限制了创意产出,这仿佛撕开了球鞋游戏的遮羞布。

 

Kim Jones与Travis Scott

例如以Nike为例,Virgil Abloh的离世让其与头部奢侈品架构的桥梁破裂、Travis Scott在2021年11月的Astroworld音乐节上的惨案也使得本获得极高期待的Nike Air Max 1 x Cactus Jack一再推延,最终接连上线时被大众直指“调色盘”、而Kim Jones为Jordan留下的Dior元素也早早被稀释殆尽,近年来无论Sacai、Martine Rose、Jacquemus等强强联手,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Nike x Sacai

 

Nike x Martine Rose

 

 

Nike x JACQUEMUS

而反观adidas,情况就更加惨淡到明朗,失去Kanye West后将Jerry Lorenzo招致麾下,却在谈判前期死守YEEZY这张底牌,足以见得adidas现今的球鞋大局是如此匮乏平淡,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要想开启一个新篇章,慢火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的是惊艳、爆炸、刺激。

 

Jerry Lorenzo

但从来没有一个在大众市场掀起滔天巨浪、拥有绝对领导力的意见领袖是被人为制造的,过去,Travis Scott不是,Virgil Abloh也不是,Kanye West更不是,我们只能等。

在这种情形下,“去球鞋化”,这种实际意味着向奢侈品牌的球鞋或时装鞋靠拢的选择,实属无奈却不得已了。

 

Kanye West上脚

HOKA ONE ONE TOR ULTRA HI 2 WP

近年来在Vibram鞋底领域已经驾轻就熟的Matthew M.Williams,带来了一双1017 ALYX 9SM x Vibram Five Fingers Buckle作品,尽管运用的依旧是经典的五趾鞋底,但MMW却巧妙通过了侧面的线条造型实现了一种高级时装的平衡感。

 

1017 ALYX 9SM x Vibram Five Fingers Buckle

而选择了另一种“去球鞋化”诠释方式的Kiko Kostadinov,自始至终展现出了在无需顾忌商业压力的情况下,对于创意输出把控方面的随心所欲,独特的剪裁、色彩以及廓形手法使得Kiko长久以来在时尚圈持有一席之地,例如其与ASICS的联名作品中就将后者推向了潮流最前端,早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的Gessirit鞋款中就能初见薄底的端倪。

 

Kiko Kostadinov xASICSGessirit

丹麦制革机构ECCO Leather旗下的创意合作项目At.Kollektive主张在皮革领域为世界带来全新设计,而在今年6月,为了响应2024春夏巴黎男装周,At.Kollektive邀请到了Kiko Kostadinov助阵。

 

At.Kollektive

最终产出的鞋款由弹力面料组成内靴,以弹力抽绳贯穿作为系带方式,并搭配了包裹性的条纹鞋面与橡胶外底,这一鞋款进一步体现了所谓的“Ki味”,即跳脱出球鞋的传统符号,彻底地去球鞋化,转而表现纯粹理念。

 

At.Kollektive Season 03 by Kiko Kostadinov

Kiko Kostadinov在谈到At.Kollektive时这么说:我热衷于创造一种整体外观,其中每件单品在组合在一起时以及单独佩戴时都有自己的空间。

 

At.Kollektive Season 03 by Kiko Kostadinov

回顾2022年的鞋履市场,以Birkenstock、Crocs、UGG、Balenciaga为代表的“土味”、“老爹”风暴席卷,鞋履不再需要在传统意义上获取大众认可,相反,它彻底跻身为一个高级潮流符号,市场份额被侵占,曾经的“球鞋”们举步维艰。

 

Birkenstock

 

Crocs

 

Balenciaga

球鞋在整个街头文化体系中的定位变得空前模糊,或者说,曾经可以利用经典鞋型无限更换配色、寻求联名、增添点细节就能卖到断货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户外运动的热潮导致设计师们更乐意顺水推舟,实行对于传统厚底球鞋的反向推广,户外薄底鞋,包括适用于骑行、越野、长时间徒步等场景的选择,无意中再次打破了运动与时尚之间的隔阂,一如曾经用街头与奢侈品联名一样,带来了崭新热潮。

 

Nike Air Force 1

而我们能所目睹的,就是球鞋将变得越来越不像球鞋,或许奇形怪状,或许难以直视,但无论如何它承载着空前的想象力与创意,激发的是更为激烈的竞争,这始终是件好事。

作者 admin